网瘾少年言楚非

左右脸:

面面饲养手册!
更新了上色版!
(迟到的上色)

抚慰一下我这颗镇魂女孩的心!
orz!

木宁。:

今日份快乐瀑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相爱相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一下ad装(〜 ̄▽ ̄)〜

二钢:

之前微博活动的图 结束了这里也放一下x
AD山兔真的很恐怖

《生日》超级小短篇一发完(严重ooc深夜脑洞,突然萌上这一对嗷嗷嗷!表白散人!)

我爱言叶

关山远:

【设定是叶琛和言楚非已经在一起了!段承轩和苏橙结婚,叶巧和吴兴也结婚了。

不熟悉逆袭的旁友请看作是温柔腹黑的狂撩巨星和傲娇闷骚的暖男造型师的恋爱小日常!疯狂安利!】

刚刚结束一档深夜节目的造型工作,叶琛到家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叶琛习惯性地摸着黑轻轻坐到沙发上休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个他从小庇护着的女孩此时已嫁作人妇了,不再需要他在深夜归家时小心翼翼地保证她的安眠了。

叶琛愣了一会儿,瘫在沙发上看着这个格外安静的三室两厅,明明才是初秋,就已经冷到骨子里了。

叶巧结婚后,她的房间还保留着原样。已经过了新婚燕尔的甜蜜期,娇生惯养的小丫头最近时不时地因为和丈夫置气,任性地拉着闺蜜苏橙回娘家蹭吃蹭喝。

如今已是巨星和歌后的两人在自己面前却幼稚得不行,叶琛平日总是不耐烦地打发她们,此时此刻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怀念过去那些鸡飞狗跳又生气勃勃的日子。

叶琛简单地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时手机恰巧响了一声,是言楚非匆匆取消的视频邀请。叶琛一愣,手指无意识地上下划动着二人的聊天记录,还是犹豫着点下了视频聊天的按键。

几乎是瞬间就接通了,对方笑意盈盈的一张帅脸出现在屏幕上,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看得叶琛莫名来气。

“你干吗?点错了?”发问者语气不善。

“我好想见你,但是又怕你已经睡了。”回复者完全不受影响,吐字又轻又低,敲响了手机那头的心跳声,“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心有灵犀啊?”

叶琛面无表情地瞪着他,耳朵红了嘴上还硬着:“你是在监视我吗?”

“是啊,我在梦里监视你。一梦到你特别寂寞的样子就来安慰你了。”

叶琛对这个不要脸的人实在没辙,只能憋出一句不咸不淡的“早点休息”,换来一整套的甜言蜜语。

两人杂七杂八地聊了半个小时后,叶琛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言楚非便温言哄他去睡觉。叶琛正准备取消通话,那人突然恶声恶气地威胁道:“16号约好了的你别忘了啊,我已经买好当天的机票了。”

叶琛迷迷糊糊地应着,看着言楚非难得正经的眼神,已经是困得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闭上眼睡了。

+++++

‪9月16号‬是星期六,也是言楚非的生日。两人确定关系快半年了,却因为言天王常年以片场为家,连一起在家里好好吃顿饭都不曾有过。言楚非以生日为由,好不容易向经纪人争取到短暂的假期,这次说什么也要尝尝男友声名远扬的好厨艺。

叶琛早早推了这个周末的工作邀请,却没躲过哭哭啼啼的叶巧和睡眼惺忪的苏橙。

写作哥哥读作妈妈的叶琛,一边听着大闺女前言不搭后语的哭诉,一边还要给孕期嗜睡的二闺女盖被子,焦头烂额之际,远在C市的男友突然打来了电话告知已经准备登机。心力交瘁的叶妈妈好不容易打发走闺女们时,已经过了‪下午三点‬,离航班落地不到半个小时了。

叶琛看着时钟无力地趴在餐桌上,晚餐的食材早早准备好了,但是生日蛋糕还没准备。深深叹了一口气,叶琛想,只能从网上订了。

正要找到手机下单,耳边却又响起苏橙那句“你做的蛋糕比较好吃”,叶琛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厨房,拿出了面粉。

+++++

C市,结束了上午的拍摄,言楚非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打给叶琛。无暇细究电话那头哭天抢地的背景音,言楚非满心满脑都是对未来一天半的计划。想和他一起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可是相处的时间那么有限,甜蜜的惆怅让言楚非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通话结束后没有多久,手机突然又响了,言楚非兴致冲冲地接起,却是C市卫视汪制片的电话。

“小言啊,下午我这儿有一个直播节目的嘉宾临时来不了了,你不是正好在C市拍戏嘛,帮老哥这个忙呗。”

看着面前还未合上的行李箱,言楚非沉默许久,回道:“……好。”

+++++

‪下午六点‬,叶琛匆匆忙忙地准备好饭菜和蛋糕,有些庆幸地想着,言楚非估计是航班延误或者是堵在路上了。

调整好摆盘,又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客厅,叶琛随手打开电视,准备问问言楚非到哪里了。

电视里市C市卫视最近很火的互动直播访谈节目,金牌主持人正在介绍着今天的嘉宾:“…………现在请出我们本期的嘉宾,言楚非!”

叶琛愣住了,一抬头就看见屏幕里那个挂着标准微笑的脸,眉目如画,含情脉脉,叶琛在观众的欢呼声里‪一时‬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中,点亮的屏幕上,是三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叶琛,抱歉,‪今晚‬可能得迟到了[1]

叶琛死死地盯着短信里的“抱歉”,张开嘴想笑两声,却有水滴滴落,模糊了那两个字。

+++++

叶琛一直都明白,自己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他关了电视,坐在餐桌边上,看着时钟一格一格地走着。

如果我是叶巧就好了,他想,叶巧是那么娇俏,那么爱撒娇,她有一个哥哥保护她还有一个闺蜜安慰她。
或者我是苏橙就好了,苏橙那么单纯那么勇敢,她会毫不犹豫地打电话质问吧。
又哪怕我是程雨柔,心如磐石也好,就不会因为一句“抱歉”而受伤了。

可是他是叶琛。他注定没有依靠,注定懦弱到不敢联络,又注定脆弱到不堪一击。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拥有不了,只能这么默默地看着时针走向12,然后暗暗对自己发誓,如果今天之内言楚非不能出现,就让一切结束吧。


+++++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一切甜蜜的魔法消失了,叶琛看着餐桌上那个用心制作的蛋糕,看着那片已经变色的装饰苹果,觉得有什么东西也跟着一起腐坏了。

他站起身,关掉了灯。

+++++

‪十二点零一分‬,大门被敲响了,叶琛打开门,落入那个又紧又热的久违的怀抱中。

言楚非虚脱一般地泄了力,把头死死地埋进叶琛的颈窝,压得他几乎站不住了。

叶琛感觉到他环抱住自己的身体在颤抖,感觉到他震耳欲聋的心跳,感觉到他叹出一口长气。

“对不起。”言楚非喘着气,“我迟到了,一分钟。”

叶琛没有回答,伸出手回抱住他,这才发现,他身上那件下午在电视上就看见了的卫衣,此时已经湿透了。

+++++

我为什么这么贱呢?叶琛的意识游离着,为什么明明决定了要结束,却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原谅;我的心明明已经死透了,腐烂了,为什么在怀抱他的一瞬间就活过来了呢?

“小琛…”言楚非在他耳边喃喃着,“我是不是太坏了?”

某处的动作与缱绻温柔的声音正相反,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在楼下看见你的灯亮着……”轻吻落在脖子上。

“我想,太好了,我的小琛还在等我…”牙齿划过喉结。

“然后我看到灯灭了…”腰侧被狠狠握住。

“我就想,完了,我的小琛不要我了…”再一次击至深处。

“可是”腰被他托起,“我答应上节目的时候就知道…”

言楚非俯身,用额头抵住叶琛的。

“我知道我的小琛一定会原谅我的…”

叶琛在无边无际的沉沦中睁开眼睛望向他的,他从不知道言楚非还会有如此无助的眼神。

他听见他带着哭腔的声音,近的仿佛是从身体内部传过来的——

“小琛,怎么办,你不要这么爱我好不好?”

+++++

也许是两点,也许是三点,身上那个奔波了一天,跋涉数百公里的人终于累了。

——只是腰累了,嘴还没有。

侧躺在床上,言楚非从背后环抱着叶琛,一边吻着他的后颈,一边絮絮叨叨地解释着。
从“汪制片是我的第一个恩人,我不能拒接。”
到“我连行李都没拿,从电视台直接就去了机场。”
再到“我下了飞机手机没电了,又打不到出租,只好坐了摩的。”
最后,是他长篇大论的周日计划。
讲完了明天的第27个安排后,叶琛总算等到了他的鼾声。

叶琛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伸手抚过他精致的眼眉,换来言楚非半梦半醒间的又一个轻吻。

叶琛闭上眼,无声地笑了。

这一次,他总算抓住了。












[1]把叶琛的情史科普给没看过逆袭的小可爱(不存在的)叶哥哥的前女友程雨柔榜上金主后和他分手了,叶哥哥给程买了生日蛋糕后突然发现她和金主在车上xxx然后!多年以后!两人关系缓和了!程再次约叶哥哥庆祝生日,叶哥哥在用手机选蛋糕时再次被程用短信放了鸽子!从此以后,叶哥哥就彻底放开前女友啦。

[段散]生日小剧场

码住,赞美太太!

黄昏:

_(:_」∠)_散老师生日快乐(。・ω・。)ノ♡笔芯。
/含血月梗/


不知不觉中,散散在逆袭里迎来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生日。
当然,没人会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毕竟,现在的身体都不算是他的。
而散散也因为最近新接了戏忙的不可开交也忘了这件事。
数九寒天,腊梅在枝头孤寂的开放着,路边是形形色色的路人匆匆走过。不愿在外多待一刻钟。大雪也在这种环境下翩然而至。给予人的,是美的残酷。
散散打了一个哈欠,坐在靠椅上看着窗外雪花洋洋洒洒坠落,打的那枝头的腊梅不停的发抖。散散裹了裹自己的衣服,突然门铃被按响了。
“快递。”散人疑惑了一下,嘀咕道;“这么晚了还有快递,况且我最近也没买什么啊。”
开了门,快递员头也不抬的说:“是苏散先生吧,有你的加急快递,麻烦在这上面签个字。”
散散龙飞凤舞的签了,抱了一个包裹回来。
“会是什么东西啊,还是加急的。”散散喃喃自语,拆开了包裹。
是一束花,旁边还有一个大蛋糕。散散顿时震惊了。并不是因为蛋糕的精巧,而是因为蛋糕顶层有两个小人。一个是逍遥散人q版,另一个则是iwanna里的主角kid。
这个世界里并没有iwanna,更没有kid。况且也没有逍遥散人这个号。
是谁送的?!这时,一张精美的卡片吸引了散人的目光。
赠散人:


  生日快乐。你在这个世界寂寞么?很抱歉因为私心而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但是我真的是迫不得已了。所以,就当这是一次旅游吧。你不用担心你的家人和朋友。当你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现实世界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无需担心他们。毕竟,让你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让我深感愧疚了。若再让你有后顾之忧就真是我的过错了。
对了,今晚月色很美。


                                              841143


卡片末尾并没有落款,反而是一串奇怪的数字。散人没有去理会其他了,他安静的给自己倒一杯咖啡,站在阳台上。看着被网络上传疯了的血月。是很好看。散散笑了一下,轻轻的把杯子在玻璃上碰了一下,仿佛在于谁碰杯一样。


与此同时,十八层办公室里,段承轩笔直的伫立在阳台边,心有灵犀的也拿着咖啡。望着天上的血月,墨眸忽闪了一下,微微沙哑却富有磁性的自言自语,但又好像是说给谁听;“散人,今晚月色很美。”



(哈欠)终于赶上了,补课今天才结束就出了这片生贺。ooc什么的,不要在意。